人氣資訊:

最新資訊
  • 所有資訊
  • 熱門資訊
  • 選擇分類
  • All categories
  • STEM
  • Uncategorized
  • 投稿
  • 業界資訊
  • 產品資訊
Show next
BenQ全線互動白板,CP/RP/RM/RE系列,企業級大型互動觸控顯示器,適合小型(4~5人)與中型(10-20人)的會議室空間,其內建兩個前置喇叭與觸控筆托盤,時尚設計可彰顯企業非凡品味。最新的20點多點觸控、4K UHD高解析度、智慧護眼模式以及智慧帳戶管理(Smart AMS)。直覺式設計的操作系統、無線投影功能、支援中央控管功能,提高企業營運效率、降低維運成本。
大家都知道,現階段主流顯示器材可分為「液晶電視」與「投影機」兩大類型,相較之下電視雖擁有較高的普及度,但受到螢幕直射光源、以及 LED 藍光的影響,容易造成眼睛疲勞甚至視力減損的問題,再加上大尺寸電視價格居高不下,看來投影機似乎是更好的娛樂解決方案。
過去本地社會傾斜着重商業經濟和金融領域,因而促使升學失衡的出現,間接地令青少年規劃選科時忽略了數理科。今次疫情令社會有所轉向,學校教師亦可抓緊這個機會,重新燃點學生對數理科技學習的動機和堅持。
近年來STEM教育成為本地的寵兒。其實電影業的出現以致發展成超級產業,就是STEM的好例子。凡大量製作電影的區域,都能藉此賺取鉅量經濟利益,電影從業員從中有可觀的實利回報。
STEA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rts and Mathematics) takes the foundation of STEM learning to the next level with the addition of the Arts. These five disciplines are used widely in our day-to-day lives and the number of STEAM-related jobs is steadily increasing, making this type of learning important.
如今在香港,STEM已非新鮮的主題,近日更有學校提出「STEM+」概念。STEM+著重在科學學習過程中與人文學科結合,在科普教育的同時重視人文關懷,讓學生得以均衡發展。秀茂坪天主教小學、柴灣角天主教小學及荃灣天主教小學的三位校長,就在過去一年間推行了「EduVision學願計劃」。透過與不同的院校、中學及幼稚園合作,推動跨校及跨學習階段的STEM+教育。
STEM學習自問世後就在全球不斷發展,香港各間學校都積極開發STEM課程,讓學生通過思考和實際應用掌握相關知識和技巧。陳黃淑芳紀念中學(屯門)在今個學年就因應STEM教學,在【影屏科技】協助下,於校園內建立一套全新3d全息投影系統,地點就在學校的一台巴士上,令到學生真係好有想像力發揮空間啊。
隨著科技不斷演進,全像投影(Hologram)技術已能建造出如實物般逼真的立體投影影像。如今,東京大學研究團隊更進一步研發出結合視覺與觸感的「HaptoClone」互動系統,顛覆以往虛擬影像只能看卻摸不著的景況。也許再過不久,我們與親友視訊時不但能看見彼此影像,還能跟對方握手擁抱呢。
筆者在思考這類STEM活動的課程拓展時,想及有兩個發展方向,都是從其「硬件屬性」出發。其一主要是如何從玩具角度,加入專屬知識和技能,轉化為一種能力比試評估的工具;當學生和老師掌握工具的基本操作,再發掘當中「技術轉移(Skill Transfer)」 的空間,再以主題學習(Theme-based Learning),例如無人機,作為綜合學習的課程統整模式發展。當有足夠的跨學科、跨學習領域(KLA)、跨共通能力(Generic Skills)範疇、跨班級,甚至跨硬件等教材設計出現,這類硬件工具,便有機會升級為一種學校普遍採用的教具,甚至成為校具/設備清單(F/E List)的「標準配置」,融入不同學科的常規課堂學習中。
3D浮空全像投影技術已經愈來愈成熟,科幻電影情節中常出現的立體投影影像已經不再是幻想。連江蘇衛視的跨年晚會上,都可以看到一具長毛象骨架在舞台上漫步。但究竟背後的科學原理是什麼?
目前 DLP 技術多半用在汽車的抬頭顯示和短焦投影機,但其實還有更多讓人眼睛一亮的可能。德州儀器揭示更直接便利生活的方式──運用德州儀器 DLP Pico 技術,將投影單元變小,直接做到智慧音響裡面。當你問的問題,除了用語音回答外,直接用智慧音響的投影單元投出來。
有坊間傳聞,香港前任特首在2015年施政報告開始關注STEM教育,是因為前任教育局局長同年中到內地開會,受相關部門的交流啟發,回港研判後才變成一種專項發展的教育任務。不過目前兩地發展,各方面都緊密聯繫,了解多點中國大陸STEM教育發展情況,也有利兩地的教育交流和相互促進。
翻轉教育的第一現場在學校,最終要靠老師落實,所以他們也同時教育老師並給予誘因創新。除了撥款讓老師進修STEM相關領域,許多機構也辦理老師的教案競賽、推出影音課程,鼓勵大家發揮創意、勇於分享與交流,創造學生的教材。
為推行STEM學科,負責老師在去年開始構思符合學生需要的STEM課程框架。羅恩瀚老師表示:「學科以『工程設計流程』為教學理念,設有機械與編程、生活與發明、科學與科技三個課程,讓學生學習由構思、研究、製作、以至測試到展示作品及評估等整個過程。另外,老師將STEM教學模式融入課室設計之中,期望為學生提供充足學習空間及互動元素,提升他們自主學習的動機。」
基於個人在課程規劃的工作經驗,以及在科普和創藝教學的專業知識,在探究過STEM本源美國所倡導的教育願景,以及香港和內地學者對STEM教育正確理解的論述,發現要達成STEM教育目標,以及建構多元學習素養,大中小幼都可以配合階段性學習目標,利用跨學科綜合學習策略、專題探究課程設計模式。不用過多的成本、過高的教育科技和硬件應用,均可配合校本發展需要,漸進式讓學生體驗「全真STEM+教育」。為了能普及推廣,過去2年逐步建構STEM教育學習素養基準;編整校本課程發展框架;研發教學案例;設計校本教師培訓方案;以及到學校推動簡介講座,讓中小幼老師面對STEM熱潮時,少一點憂慮,多一點自信(特別期望香港學校,大有機會利用15年課改優勢,做出更有特色的STEM+教育個案,和內地同工分享)。
各校推行STEM教育的步伐不一,有學校走得較前,累積不少成功經驗,亦有學校需要協助和支援。教育局過去兩年挑選多間在推動STEM教育方面有出色表現的學校,成為「專業發展學校」,擔任楷模和示範的角色,通過經驗分享,支援其他學校的發展。樂善堂余近卿中學是其中一間「STEM專業發展學校」,去年更成為全港首間學校獲「粵港澳促進STEM教育聯盟」選為「STEM教育實驗學校」,作為國家級範例,協助粵港澳等地STEM教育的發展。
美國對STEM的支持是舉國上下的。美國白宮於2014年6月18日(National Day of Making,自造日)首次舉辦了創客嘉年華(Maker Faire),奧巴馬並在活動上宣布了由白宮主導的推動創客運動的整體措施。許多團體、企業都答應支持這個由各種形式推進創客的「美國製造業的群眾文藝復興」。 美國人的STEM教育內核雖然是S、T、E和M,但外延的內容非常豐富,包括語言的藝術,商業的技能,包括PR、Marketing、teamwork,還有現今非常重要的coopetition,這是一個合成詞,由cooperation和competition合成而來,意為「競合」。
香港海洋公園將於6月21日至22日,主辦「第一屆海洋公園STEAM教育國際會議2019」,同時亦舉辦「第一屆海洋公園國際STEAM保育大賽」,邀請世界各地的學生參加。比賽目的是鼓勵學生應用他們從STEAM相關學科所學到的知識與技能,以創意解決現實生活的難題。比賽活動的重點是為全球的環境問題提出創新的解決方案。是次比賽主題為「STEAM與海洋保育」。
Numerous studies have proven that children who experience STEM early on will be best equipped in understanding the concepts later in their academic lives. The earlier STEM is incorporated into the daily curriculum, the better chance for children to develop a strong understanding and interest in STEM. It is not difficult to teach STEM to young children as they have a natural and innate curiosity about the world around them. Simply by allowing them to explore, investigate and ask questions, we are already engaging them in STEM education.
為加強支援學校推廣STEM教育,教育局於九龍樂富聯合道145號藝術與科技教育中心1樓(樂富港鐵站B出口)設立「STEM教育中心」,「STEM教育中心」已於2017年10月26日開始提供服務。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的 STEM 教育課程已經來到第三年了,當時校長及副校認為 STEM 大有可為,亦是香港學生長遠需要的知識體系。文副校長提到過程最大的困難就是香港沒有任何參考的案例:沒錯香港是有編程、科學、數學不錯的例子,但把所有知識結合再培育創客的例子絕無僅有,故此他們需要參考不同國家 STEM 教育的實際情況,甚至飛到新加坡向當地「取經」。